搜索 导航菜单

《曹云社》对话百家云:直播迎来的那些生态机遇

[摘要]当疫情袭来,云生活、云工作在全球兴起。作为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播从简单的影音娱乐、购物带货,延伸至教育、医疗、金融等多个行业场
当疫情袭来,云生活、云工作在全球兴起。作为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播从简单的影音娱乐、购物带货,延伸至教育、医疗、金融等多个行业场景,为企业、居民提供了全新的交互方式。
 
当新基建概念提出,中国的数字化进程无疑得以加速。在5G、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区块链等技术和基础设施的带动下,直播无论从技术还是应用场景上,也将得以革新。
 
如今,疫情在国内即将散去。随疫情而来的直播热潮是否又将随着疫情的散去而褪去?新基建的提出又将给直播行业注入哪些动能?

带着这些问题,近期,由中国软件网总裁、海比研究总裁曹开彬带来的全新直播对话栏目“曹云社”第六期邀请到了百家云总裁马义,共同探讨疫情、新基建双重影响下,直播迎来的那些生态机遇。
 

 1 黑天鹅下 100-200%逆势增长的直播行业

曹开彬:疫情期间很多类似百家云这样的公司遇到业务量剧增、访问量骤加的现象,百家云大概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马义:今年开年的确变化巨大,整个公司也随着疫情影响业务量出现激增的情况,很多教育机构也比较受影响。百家云在疫情期间每天服务的学生规模达到数百万,我们的压力也非常大,我也在积极调动全公司的资源。
 
举个例子。虽然说是春节放假,但我们公司的部分同学从年三十就开始上班了,技术同学从大年初一便在家值班,从初七开始管理干部复工,一直到现在几乎没有休过几个周末。我们每天都在加紧改技术架构、做扩容,去支撑在线教育的发展。
 
对于我们来说疫情是一个巨大挑战,幸运的是百家云在挑战过程当中坚持下来了,能够陪伴在线教育机构一起成长。
 
曹开彬:方便透露下跟去年同期相比,业务量增长了多少倍吗?
 
马义:从几个维度上我们跟去年大概做了比较,基本上都是几十倍的增长。
 
曹开彬:几十倍的增长?
 
马义:对,因为在线教育机构的核心是学生的时间,所有的学生都在家,这时候时间就空出来了。
 
曹开彬:从机构的维度上看,百家云增长如何?
 
马义:具体数字没有统计过,节后我们的电话量大概增长了二十多倍。

 
曹开彬:这个是属于服务的还是咨询的?
 
马义:客户要咨询成交的。我们的服务其实是给客户提供这样一套在线软件方案,这个过程需要一些对接,短的话需要一两天,长的话可能需要一两周
 
曹开彬:现在很多在线教育服务机构出现的共同特点就是服务量剧增、访问量剧增,导致运营成本急剧上升,但收入却没有上升,是因为没有新签单?或者想新签单但没法实施部署?百家云有没有这种情况?
 
马义:百家云的技术架构首先考虑的就是要做到快速扩容。我们基本上都是基于云来做,所以我们白天服务客户、解答客户各种问题,晚上技术同学加班修改白天碰到的bug,夜里做扩容,大概要做到早上四五点钟。
 
曹开彬:工信部刚刚发布了数据,今年一季度软件行业收入同比大幅下降,但其中有些行业逆市上升,视频直播行业应该是其中一个?
 
马义:从我们自己的数据看是的。
 
曹开彬:在您看来,整个行业的平均增长数字大概会是多少?
 
马义:我也和一些友商做了简单沟通,基本上大家都会有一两倍的增长,可能百家云还会稍微再多一点点。确实也有一些情况,就是业务有增长,但是收入未必增长那么快,因为有些公司财务还在家里,数据有滞后性。

2  高增长带来“幸福的烦恼”
 

曹开彬:虽然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有了很大增长,但也迎来了很大挑战,例如沟通不畅、宕机等。能总结一下当前直播、远程视频遇到的主要问题吗?
 
马义:的确,疫情是对所有人的大考,特别对教育机构来说。教育机构笼统可以分为线下机构和线上机构,对线下教育机构而言,其面临的挑战首先是观念上的问题,如何能够快速地从线下转到线上。
 
这使得老师要在线,学生要在线,家长要接受这种方式,然后学生要有这样的工具。网上报道称,二三月份所有ipad、电脑、写字板全部都售謦脱销了,这是继口罩之外,第二类脱销的产品。
 
其次是教学方式的挑战。线下老师要学会如何在线上教学;如何解决学生碰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何排课。
 
对线上教育机构来讲他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扩容。比如像我们以及友商各个平台上,疫情期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流量爆发式增长,初二开始几乎每天就是翻倍。但是有些机构选用的不是我们这样的部署架构,他们要增加物理服务器,这种方式部署速度就会受限。
 
曹开彬:在您看来这些问题主要还是在容量上?
 
马义:是的。因为在系统设计之初,大家都没有预料到需求量会骤增,相当于是一个载重五十公斤的车,一下子载了一千多公斤的货物,这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曹开彬:刚才您提到的百家云是用了特殊架构,比较好的部署方式,比如在排课上提前感知提前部署,这个能具体讲讲吗?
 
马义:这个系统肯定是有的,百家云是在两方面给客户提供服务,一方面是整个技术产品能够给客户提供这样师生教学的通道。
 
另一方面是及时响应客户需求。我们的客户大多数不是IT专业人士,他们可能更多的在教育方面深耕多年。所以说我们会根据排课量去预估第二天的排课情况,预估第三天的排课情况,根据这个排课情况就知道第二天需要准备多少资源,这样的话我们再向底层云厂商采购更多云资源。
 
曹开彬:百家云是跟哪些云厂商合作?
 
马义:阿里、京东、腾讯都有,这样多家云的部署才能保证我们系统的稳定性。百家云的核心系统架构还会针对大客户、小客户做一些客户分离,做横向的扩容,然后把客户引导到不同的系统上去,提供专属服务。
 
曹开彬:疫情期间扩容,这个对我们的运营成本会带来怎样的增加?
 
马义:说实话成本翻的更多。疫情期间,一方面原有业务需求增加,另一方面我们也和很多友商合作,像针对武汉、湖北地区做一些定向支持。但在我们向底层云厂商申请资源时,一定是真金白银先掏的,但很多客户会跟我们表达说先上课财务付不出款。还有一方面,在短时间内急速扩容,会导致成本没有那么优,后续要慢慢优化。


3 打磨技术、做好服务、恪守边界

 
曹开彬:疫情对每个厂商的都是一个大考。在您看来,百家云在疫情期间做的好的地方在哪?核心原因是什么?
 
马义:主要是基于我们对自己的理解,百家云是一家技术服务型的厂商。首先我们给客户提供产品要有相应的价值,产品要足够稳定,功能要够用。
 
其次,我们还要针对课程做7X24小时服务。很多客户线下转线上会遇到很多问题,而且很多客户碰到的问题,在别的客户身上也会碰到,我们需要不断答疑。
 

曹开彬:您刚刚提到客户重视服务,能总结一下,客户在选择直播系统时比较关注的因素是什么?
 
马义:首先关注功能,需要满足线上教学的需求,有些客户可能还需要做一些接口对接;第二个考虑的是稳定,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们知道的很多友商都出了各种各样比较大的问题,这个客户非常看重;第三个是头部企业的示范作用,头部企业用的,一定是经过考验的;最后是价格,满足运营需求。
 
曹开彬:一个系统功能很多,您觉得当前最重要最核心的功能是什么?
 
马义:是老师和学生之间能够做低延时的互动。这里边包括音视频的,也包括基于课件的一些互动,如在课件上可能要做一些标注、简单测试,所以低延时很重要。
 
曹开彬:提到低延时,5G普及后这一问题将得到改善,是否这个特点将不会成为核心竞争力或者核心需求点了?
 
马义:5G来了会大大改善这种情况,但教育场景非常复杂,牵扯到各个端,中国网络也比较复杂,5G会改善,但也可能带来一些新问题。
 
曹开彬:其实刚才您提到的稳定性也是一方面,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能够教大家如何评判稳定性?
 
马义:这个不复杂。两方面,首先可以到行业里面问问友商看看大家用的怎么样。其次注册一些账号在高峰试一下,如早高峰、中午高峰和晚高峰,这个时候做一个测验,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就可以。
 
曹开彬:我们这个行业有SLA这样的承诺吗?
 
马义:会有类似SLA承诺,但说实话这个行业对于服务的流畅性、卡顿性没有明确标准,对服务的稳定性会有标准,比如保证一个月之内出现问题的时间控制在什么程度。
 
曹开彬:是百家云这么做还是行业这么做?
 
马义:基本都这么做。
 
曹开彬:如果没有做到会有什么赔偿机制?
 
马义:协商赔偿。
 
曹开彬:在稳定性上,百家云做到这一点的背后是技术比较先进还是其他?
 
马义:主要还是技术架构。我们一开始的架构就是可以横向无限扩展的架构,基于底层云服务的架构。这使得我们的架构扩容速度快,虽然成本略高。如果是特别重要的客户百家云也会做单独环境的部署来保证客户使用的稳定性。
 
曹开彬:百家云未来会自建机房吗
 
马义:有可能,但是也只是部分服务可能会这么做,但基础架构应该不会。
 
曹开彬:如何理解百家云的一站式直播以及核心竞争力?
 
马义:对在线教育机构来说不只是直播,是直播往下包括营销等等。百家云一有核心系统,有音视频+AI,这是我们的核心技术。
 
二是百家云的音视频从低层编解码到传输都是自主研发的代码,所以我们很有把握对整个环节进行调优。
 
第三个是快速迭代。百家云从成立到现在大概不到三年时间,我们能保证每周迭代,疫情期间是每天迭代。
 
最后我们比较懂教育产业。我们在教育行业做了很多年,比较懂教育里面场景的设计。而且比较懂边界,我们更多把精力放在教育场景底层技术的实现,内容交给客户来做。
<p sf="" pro="" sc",="" "sf="" text",=""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pingfang="" "segoe="" ui",="" roboto,="" "hiragino="" sans="" gb",="" arial,="" "microsoft="" yahei",="" simsun,="" sans-serif;="" vertical-align:="" baseline;="" color:="" rgb(93,="" 93,="" 93);="" letter-spacing:="" normal;="" orphans:="" 2;="" text-align:="" start;="" text-indent:="" 0px;="" text-transform:="" none;="" white-space:="" widows:="" word-spacing:="" -webkit-text-stroke-width:=""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text-decoration-style:="" initial;="" text-decoration-color:="" initial;"="">

曹开彬:您刚刚提到音视频技术是核心技术,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马义:是的,我们做了将近二十年音视频场景的技术开发,我个人学的就是音视频,从那之后也一直做音视频场景,个人也有相关专利,也参与过中国音视频行业认证。
 
曹开彬:很多客户评价百家云说服务很好,这算百家云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吗?
 
马义:是的。虽然我们定位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但我们也知道只提供技术产品是不够的,客户需要服务。
 
百家云无论是销售人员还是售前售后人员,要求都是7X24小时技术服务。举个例子,元旦时候,我们全公司组织去泰国年会旅游,一个客户凌晨四点需要帮忙升级客户端,客户发完就睡了,五点我们的技术同学就回复了。
 
曹开彬:和友商比,我们有一套独特的服务体系吗?
 
马义:说实话我不知道友商服务机制是什么,但是在我个人看来,百家云还有很多待完善的地方,更多的还是从公司价值观上和小伙伴们达成共识,服务客户。
 
曹开彬:您如何看待直播行业,各个玩家的定位和布局?能不能做些分类,例如有的公司侧重平台,有的公司侧重流量,有的公司可能侧重于系统
 
马义:大概是有的。对在线教育机构来说,基本上需要三个东西。首先需要网校系统做学生管理、老师管理、报名、教务管理等,这个市场有企业在做。其次是直播,我们称为课中,需要满足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教学服务。最后是推广运营,就是获客,像腾讯课堂、抖音、头条便在做。

4 让直播平台成为基础设施

 
曹开彬:从整个行业来讲,您觉得市场规模会有多大?
 
马义:这个和在线教育市场的规模直接相关。但在线教育市场有多大,目前没有一个明确说法,有说千亿,有说百亿。我自己估计在线教育IT工具市场是五十亿到两百亿元。
 
曹开彬:疫情使得直播火了起来。会不会疫情之后,这个行业会回落一点?
 
马义:首先可以肯定的是,疫情对我们的影响比较深远,疫情教会我们,无论在线教育机构还是企业,如果不具有远程能力这个企业是很难存活下去的。
 
对于在线教育来讲,需求和业务会回流到线下,这是无疑的,但是会有相当多的需求保留在线上。原因在于三点,一是很多教育机构在做教研产品和课堂包装时候,就有相当一部分课是线上线下打包了;二是疫情前很多家长排斥线上教学,但现在家长已经适应了,学生也适应了。三是无论是机构还是学员都感受到了线上教学的魅力,线上教学会有无限的可能性,这使得很多人拥抱线上。
 
曹开彬:百家云的客户是院校多还是培训机构多?
 
马义:民营机构偏多一些,公立学校少一点,公立学校百家云会和客户合作来做。
 
曹开彬:如今马上要开学了,是不是公立学校这个市场开学后就没了?
 
马义:其实公立学校也会有相应的在线教育平台。我认为通过这次疫情,很多公立学校也会建立这样的备份平台,但相对会慢一点。
 
曹开彬:如果是这样,公立学校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一是资金比较稳定,二是量比较大。
 
马义:对,所以我们也在关注这个市场。


曹开彬:我认为未来直播平台会像有线电视一样,成为一个基础设施,您的观点呢?
 
马义:必然是这样的。这个平台会大大提高教育效率,提高整个知识传播的速度,获取知识的方式也会发生变化。这会导致整个知识获取的结构有很大效率提升。
 
如今Iaas已经公认成为社会基础设施,PaaS也在变成社会基础设施,我相信未来SaaS层云厂商也会成为社会基础设施。
 
曹开彬:当下我们谈数字化为行业赋能,一是在原来基础上降本提速增效等,另外是创造出新的可能。那么,直播会带来些什么新鲜事物呢?
 
马义:对百家云来说,我们其实在帮助企业提高内部运营效率,让他们从繁琐事物中解脱出来,能更高效、更专业、更专心地做内容建设,因为教学核心是内容。
 
二是我们能给这些机构提供更好的方法,通过线上数字化的方式,告诉教育机构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哪些是有益的,哪些是无益的,从而提升单位时间内的教学效率。
 
第三是获客方式,线上要比线下的教育机构获取用户的方法更多,而且更方便。在我看来线下开门店,做的其实是加法。但线上做的是乘法,如我把内容投到抖音、头条这种高流量应用,虽然机构人数没有增加,但是学员数量会增加很多。
 
曹开彬:您能给我举几个新物种的例子吗?如百家云的双师课堂,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形式。
 
马义:线上双师课堂是线下线上一体的解决方案,这样的解决方案能够极大地扩充学校获取教学服务的能力,一个老师可以面对全国几十个班级去上课,学生接受教育的形式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变化,但是接受教育的质量会更高。
 
其实过去几年,在线课堂大家都在不断去尝试、去突破,百家云也会和有些合作伙伴做一些针对互动环节的、课件方面的一些事情。
 
以前线下教学老师更多注重板书或者在投影上放一些课件。但在线上会有很多互动课件产生,还会和学生做一些测验,提高在线教学效果。
 
还有一种形式也是很多机构在尝试的——AI直播。AI直播会极大节省师资力量,让学生感受到自己随时随地进来都有老师在给我上课,但这种模式还在争议阶段。最后便是个性化教学。
 
曹开彬:最后一个问题。在线教育市场用户增加非常大,但是在真实性、互动性及学生强制学习等方面体验还差些,您怎么看这一问题?
 
马义:这是肯定的。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点。线下教学,老师和学生之间数量上的比例会使得老师可以对学生做针对性教学和个性化辅导,但在线教育这一点体现的便一般。
 
这个其实可以通过更多技术方法弥补,比如通过AI方式捕捉学生专注度,然后通过即时测验方式,使得老师能够探知学生对知识的掌握情况。
 
在现阶段,直播平台、在线教育机构更多是把精力放在最基础设施和功能上。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